首頁 / 教培資訊

時間:2019-07-22 10:51    來源:院校橋    作者:曉聲

6家凱瑞寶貝門店“一夜蒸發”, 為什么早教機構成關門重災區?

“贏在起跑線上”早已不是一句口號,家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迫切心理和升級的消費能力使得早教市場繁榮發展。然而,隨著機構數量的增多,早教市場競爭越加激烈,各種弊端也逐漸顯露。

 

近期,上海連續幾家早教機構出現關門事件。一位母親一天就在朋友圈里看到三個機構欠款關門:馨哈早教,凱瑞寶貝,布萊安英語……其中,凱瑞寶貝門店多,影響力大,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凱瑞寶貝是上海本土早教品牌,聚焦于0-6歲嬰幼兒高質量的早期教育機構。2018年2月,凱瑞寶貝還獲數千萬元Pre-A輪融資,由港粵資本與潮匯資本共同投資。自2008年創辦以來,全國陸續開辦了90余家門店,上海就有65家。然而,這家開業十余年的連鎖機構似乎一夜之間就陷入“關門風波”。

 

 

 

多家門店人去樓空,其他門店劃清界限

 

“我有些東西還在店里,可是這門不開。”7月19日,在光啟園凱瑞寶貝門店前,一位奶奶領著兩個孩子正在店前維權。7月16日,她還跑來問情況,前臺告訴她,因老師離職隨時可以退費。但7月17日,人去樓空。

 

門店上留有的負責人聯系電話完全打不通。緊接著,門前被物業貼上《凱瑞寶貝部分門店停止服務通知》。目前,已經確認停止服務門店為6家,分別為寶山殷高西路園、普陀我格廣場園、徐匯光啟園、浦東唐鎮園、大拇指廣場園和青浦富紳園。

 

 

同天,曉聲實地探訪了凱瑞寶貝其他2家門店。作為直營店的長泰廣場門店的相關工作人員表示:“該門店正常運營。如退費需要到相應關閉的門店登記。”而對于向該門店要求退費的家長,工作人員仔細地算了一筆賬,表示不退費比退費合算。近日,也有家長爆料:“長泰門店租金交到25日,感統課老師已經離職,離關門不遠了。

 

而作為加盟店的松江嘉禾園的相關工作人員表示:“肯定不會退費。”在曉聲的強烈要求下,她幫忙找相關負責人,結果負責人不在園區內。這位工作人員還告訴曉聲:“找任何分店都沒有用,找凱瑞寶貝的總部。但位于國定東路273號的“凱瑞寶貝”總部大門緊閉。

 

 

兩位工作人員都表示,這次關門風波對門店影響巨大,松江門店已經不再招生。目前,其他門店已經采取以下幾個行動:脫離總部,自立品牌。再被收購,改名換姓。終止加盟,獨立運營。

 

據悉,有辦學資質的閔行門店繼續運營。

 

 

凱瑞寶貝事出有因,“丑聞”不斷

 

據家長反饋,事發前,凱瑞寶貝不僅無故停課,還拖欠員工薪資、物業物業管理費和公共事業費。根據收費標準,嬰幼兒游泳3000元6個月,親子早教12800元一年,感覺統合訓練課15800元一年,幼托銜接4800元一個月,托幼班按季度繳費,且國際班收費更貴。

 

初步統計,徐匯光啟園門店涉事家長已達90人,涉事金額達百萬元,單筆最高涉事金額為4.5萬元。

 

 

據有關部門反映,7月11日上午,上海市嘉定區南翔鎮教委聯合綜治辦、派出所、市場監管所等多家職能部門,開展違規托育機構聯合整治行動。查處的6家違規托育機構中,凱瑞寶貝赫然在列。

 

此前,上海浦東新區早期教育機構凱瑞寶貝(北蔡店)疑似虐童視頻流傳網絡。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浦東發布”證實了這一消息,并表示該店無早教、托育服務資質,已對涉事人員采取強制設施,該店已停止經營。

 

另外,新聞坊爆出凱瑞寶貝托育老師在知情的情況下,喂孩子海鮮餐,導致孩子臉部因過敏而腫成氣球。之前,家長表示自己千叮嚀萬囑咐,孩子吃海鮮過敏,結果,老師明知故犯。

 

 

解決方案惹爭議,家族企業多家無資質

 

在各方聲討下,凱瑞寶貝給出了一份《凱瑞寶貝總部公告》,公告上寫到,部分門店因經營成本增長過快,入不敷出,虧損嚴重,現金流無法支撐,已經無力再繼續全面運行。

 

給出的解決方案是以上園區會員,且課程合同尚在有效期內的,均可在2019年8月31日前進行登記確定剩余課時及轉入其他園區,凱瑞寶貝管理總部將統籌協調處理登記及轉園事宜。凡已登記會員,可憑報名時合同至登記的轉入園區繼續使用。但總部表示其他門店已經滿額。

 

7月19日下午三時,一位自稱是維樂教育的工作人員到光啟園家長面前,表示凱瑞寶貝已經把公司轉手給維樂教育,本公司已經獲得了經營管理權。現在,給出三個解決方案:

 

一是轉園,只有兩個地址可選,即田尚坊生活廣場2樓(現關門),龍華東路810號綠地繽紛城2層,并簽訂新的協議。該協議第三部分第一條稱“甲方轉入乙方的課程一經確認,一律不退不轉。

 

二是進行退費登記實際退費需要尋找原來合同上的公司,新公司不予處理。但《公司法》第175條規定,公司合并時,合并各方的債權、債務,應當有合并后存續的公司或者新設的公司承續。

 

三是讓家長自行起訴目前,家長已經于7月20日去公安局報案,申請勞動仲裁,還有家長找新聞媒體曝光。楊浦、浦東、徐匯等監察局已積極調查,向市級部門報備。“凱瑞寶貝”法定代表人也被要求到上海市場監管部門接受詢問,責令其妥善處理相關投訴。

 

 

同日,另一家做早教的華薇公司員工通過家長建立了轉課群,并提出兩個學校供選擇。家長發現其中一家培正逗點和維樂教育一樣,差評連天,沒有培訓資質,教師沒有資格證書。

 

曉聲特上天眼查和企查查查詢了幾家公司的關系,發現培正逗點、維樂、辛格兒、凱貝、嘉聲、語睿、語諄、華薇等幾家公司的法人或受益人都是莊俊和陳裕花(夫妻檔)、陳裕花和高亞群(母女檔),這完全是一家家族企業莊俊一人就有9家公司。而這些公司的經營范圍大多數為“文化藝術交流活動策劃”等字樣,沒有明確“早教”,存在經營風險。

 

 

 

早教行業難做,疑似資金鏈斷裂

 

據凱瑞寶貝的內情人士透露:“未來還將爆出更多的直營店關門,似乎是公司的資金鏈出現了問題”。其實,2019年上半年倒閉的機構中,有不少是因為資金斷裂引起的。比如,加盟商費用超千萬的莎翁少兒英語宣布破產,涉及北上廣深多個城市超1500名學生家長。

 


 

而政策對早教機構的標準也非常高。比如托育,在選址方面政策規定托育機構建筑面積不低于360平方米,且幼兒人均面積不低于8平方米;在人員投入方面,由于托育受孩子年齡限制,如1歲以下1V1,同時帶兩個就帶不了,而一般早教機構專業老師的工資達12萬元以上。

 

豪華的裝修成本,外加其房屋租金和人力成本,這幾樣就會占運營總成本的70%-80%以上。內行人有過統計,早教機構單店前期1-2年肯定是高投入,一般4-5年后才盈利,產出投入比和利潤率較低。所以,早教不是個賺快錢的行業。

 

另外,優質的學前教育師資比較匱乏根據中國標準化協會托育專業委員統計,行業專人才缺口近 500 萬,托育行業面臨從者素質層次不齊的現狀。其實,幼教雙師在教學質量中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而辦學質量在早教市場競爭中脫穎而出的關鍵。凱瑞寶貝爆出虐童和給兒童吃過敏食品事件,招收了不合規的教師,就已經埋下隱患。

 

通過“凱瑞寶貝”事件,我們發現早教行業成本較高,資產較稀缺,合規機構少,隱形門檻較高。所以,未來早教發展會呈現以下幾個趨勢:

 

一、規模適度,小巧靈活。為了減少門店的面積成本,一個早教門店一般在300平方米左右就足夠了。在辦學模式上,早教機構也完全可以靈活利用所有的合作資源。例如,上海有些早教機構就開展了與社區的雙贏合作。

 

二、專業水平決定早教機構的成敗。南方貝貝的鄒濤進行過研究統計,缺乏專業支撐的早教中心,平均壽命是6個月。所以,早教機構側重教育研發,進行行業細分,有自己獨特的教學理念和專家團隊。

 

三、走高端路線,注重體驗。家長對孩子教育要求越來越高,早教機構的教學品質必然要升級,滿足日趨增長的市場需求。為了吸引家長,除了高檔的辦學地址,早教機構也必須要側重教學體驗。
 

咨詢電話:400-966-3511

滬ICP備16034267號-1 Copyright © 2019 院橋教育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