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培資訊

時間:2019-07-22 10:49    來源:院校橋    作者:橋見

經營10年的知名舞蹈培訓機構接連關門,50家店全無培訓資質

經營十多年的知名舞蹈培訓機構多家門店突然關門,不明所以的各店會員退款無門,負面影響持續擴大,生源和口碑都不差的”明翼舞蹈“為何出現如此重大的經營事故,背后反映出的哪些問題值得教培行業思考?

文 | 橋見

 

從上周,7月19日開始,上海“明翼舞蹈”培訓機構多家門店接連出現關門停課,受損會員們聚集在各店門前維權。

 

據了解,“明翼舞蹈”是已成立12年的品牌機構,是中國舞蹈家協會少兒考級課程的合作機構,在上海擁有很高的知名度,據“明翼舞蹈”官方微信公眾號顯示,現在已有50家分店(大眾點評搜索有61條門店信息),4萬多會員。

 

門店接連關門停課,疑似資金鏈斷裂

 

事發突然,“明翼舞蹈”在近一周內,連續有多家門店毫無征兆的關門停課,讓會員們猝不及防。很多會員表示不解,大品牌、生意好的”明翼舞蹈”培訓,為何就突然接連關門停課?

 

“明翼舞蹈”金虹橋培訓點的會員姜小姐向院校橋透露:“我先在大眾點評上買了”明翼舞蹈”的5節體驗課,上體驗課期間,有銷售人員推薦說6月底前購買課程有大幅度優惠,4000元50個課時。當時覺得確實有優惠,于是就買了,但是體驗課都還沒上完,4000元沒來得及用,昨天就得知關門了。”

 

“我們有個交流群,平時上完課老師會把教學視頻發群里,就在昨天,老師突然說停課,大家就覺得不對勁……有會員得知有其他門店關門的消息,于是再三追問之下他們不得不承認,因為工作人員和老師工資很久沒發,他們就罷工不去上班了,就沒課上了……”

 

姜小姐提供的會員卡使用證明

 

姜小姐反映,感覺情況不妙的會員已經向消協,工商局投訴了,現場也來了警察調查和維持秩序。20日下午,“明翼舞蹈”培訓總部負責人來到金虹橋店向維權會員解釋說,公司內部管理出了狀況,但絕對不會跑路,現在正在調整中,并讓會員填寫登記表,寫明希望之后復課還是直接退費,退費的會員第二天來門店辦理退費。”

 

第二天,7月21日,去退費的會員反映,門店已經關門,也并沒有退費專員在場,其他門店要么關門,要么繼續填寫登記,并沒有當場退費,也沒有給出后續具體方案。

 

從7月19日,明翼官方發布的通知中顯示,部分店長長期持股的獨立運營的門店(加盟店)不受影響。可以看出,此次事件是由明翼公司自身的資金鏈斷裂有密切關系。

 

從維權群的聊天記錄來看,會員所交的費用大都在5000元左右,如果真如明翼官方宣傳所述,一共有4萬會員的話,涉及的金額是相當驚人的。

 

事發前已有跡象

 

院校橋經過查詢發現,在企查查上公開的信息中,“明翼舞蹈”的主體:上海明翼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于2007年1月26日在崇明區市場監管局注冊,注冊資本2000萬元,擁有55家分支機構,目前總部位于共和新路4727號新陸大廈505室。

 

明翼公司近三個月風險信息包括8個開庭公告,分別是7個“合伙協議糾紛”和一個“房屋租賃協議糾紛”。可初步判斷公司主要合伙人之間近期存在復雜的糾紛。

 

關于明翼公司的風險信息

 

早在2018年11月22日,公司曾因“公示企業信息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被上海市崇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異常名錄,經更正后2019年1月4日移出名錄。

 

新浪旗下的黑貓投訴平臺顯示,自6月8日以來,“明翼舞蹈”已先后有4條投訴信息,涉及七寶店和打浦橋店的關門停業,無法退費問題。而很多新會員則表示,6月底報課的時候,各門店還在大力促銷。

 

以往培訓機構經營出問題,都是從拖欠員工工資開始,“明翼舞蹈”也不例外。從已公開的明翼內部人員的留言中可以了解到,會員辦卡時費用是直接用公司POS機刷到公司賬戶,而老師,銷售等工作人員已有3個月沒發工資。

 

50家店都無培訓資質

 

按照上海去年發布的民辦教育“一標準兩辦法”規定,明翼所從事的舞蹈培訓屬于藝術類培訓,應該具備“辦學許可證”。

 

可院校橋發現,“明翼舞蹈”官網只展示了其公司“營業執照”,并沒有“辦學許可證”。在“民辦教育信息公開平臺”上,也未查詢到明翼相關信息,其50家店都不具備舞蹈培訓資質。

 

未查詢到明翼舞蹈的培訓資質信息

 

按照“一標準兩辦法”規定,培訓機構申辦“辦學許可證”就需要建立學雜費專款賬戶,資金受教育部門監督,收取費用包含的授課時間不能超過三個月。正是因為“明翼舞蹈”不具備培訓資質,教育部門和市場監督部門無法及時有效的實施監管,才會使培訓機構在經營不善的情況下出現資金鏈斷裂。

 

為什么經營十多年,擁有50多所分店的品牌機構卻沒有一張辦學資質?

 

一方面辦學者合規辦學意識淡薄,沒有認識到合法合規對機構經營關鍵作用。另一方面,目前“一標準兩辦法”設置的門檻還是過高,對大多數機構來說都難以達到,院校橋通過“民辦教育信息公開平臺”搜索“藝術、舞蹈”之類的關鍵詞,能查詢到的上海相關培訓機構一共只有98所。而僅“明翼舞蹈”就有50多家無資質辦學的分店,可見有資質的合規機構數量遠遠滿足不了市場需求。

 

此前,院校橋就針對“校外培訓整治”問題專訪過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 熊丙奇博士,熊博士在專訪中就提到,“我國對教育培訓機構的監管,缺乏合理的監管體系,采取的是前置審批的監管方式,這導致注冊成合格的培訓機構門檻很高,一些機構就干脆選擇無證無照經營,讓無數無資質的機構游離于監管之外。” 

 

熊博士還建議,“我們應該轉變對培訓機構的監管思路,不宜繼續高門檻的前置審批方式,理性的監管思路,應該是降低準入門檻,把所有機構都納入監管體系,實行低門檻注冊+教育備案+過程監管體系。”

 

針對本次事件,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民辦培訓機構校長表示:“目前培訓機構設置的標準也有不合理之處。比如,一個舞蹈培訓機構要申辦資質,就得需要符合相關資歷的校長,一般學校的校長或高層管理人員,并不懂舞蹈教學和經營規律,即使聘請到符合條件的校長也并不利于培訓機構的經營。”

 

“最近連鎖加盟的培訓機構頻繁的出問題,也說明相關部門對這種模式的機構監管還不到位,如何對大規模混合式的培訓機構進行有效監管,仍然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此外他還建議:“辦學者一定要建立多渠道融資的理念,不管是備用金,銀行貸款,還是向投資機構融資,都要保證資金渠道暢通。否則到出了問題才‘找錢’肯定來不及的。”

 

科學監管,合規辦學才是根本保障

 

通過”明翼舞蹈”培訓近期事件可以看到,我們常說的教學、口碑、生源等重要辦學條件,“明翼舞蹈”培訓都沒有問題,但還是出現了如此重大的經營事故。要辦一個服務于市場的培訓機構,歸根結底還是需要政府部門建立科學的監管體系,最大限度的將培訓機構納入體系,形成常態監管,而不是筑起高墻,將大部分機構擋在監管之外,又在東窗事發時急忙“救火”。

 

而對于辦學者來說,樹立合規辦學理念則是一件永遠正確的事,也是保障教育培訓事業的首要條件。
 

咨詢電話:400-966-3511

滬ICP備16034267號-1 Copyright © 2019 院橋教育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