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培資訊

時間:2019-09-18 13:50    來源:院校橋    作者:仇少明律師

“孩子成績沒達標”要求培訓機構全額退費?法院會怎么判?

如果家長以“孩子成績沒達標”為由要求培訓機構全額退費,校長們肯定會覺得荒謬。但其實此類真實案例的確發生過,而且以培訓機構敗訴收場。究其原因,還是因為培訓機構在招生時給自己埋下了隱患。

 

本次,院校橋邀請了隆安律師事務所的仇少明律師為校長們解析培訓機構招生承諾里給自己挖的坑。
作者 | 隆安律師事務所 仇少明律師 
圖片 | pxhere,圖文無關
編 | 橋見
 
教育培訓機構在招生階段,為了吸引生源,往往會拋出特定的考試或比賽成績,立下包過分數線、保證獲獎等承諾,甚至立下軍令狀,沒有達到上述結果可以全額退款、賠償或者免費再培訓。

 

筆者翻閱相關資料,發現不少教培機構在簽署教育培訓合同時,都作出了類似的承諾條款。如果學員最終達到了預期成績,就皆大歡喜,但是,要是經過機構培訓之后,學員成績并未達到機構當初簽訂合同時所承諾的目標,協商解決不成,雙方對簿公堂,法院會怎么判呢?

 

其實,法院的判斷很大程度上,需要依據培訓機構和學生家長簽署的教育培訓合同。
 
教育培訓合同是指教育機構與公民、法人、其他社會組織之間為實現一定的教育目的而簽訂的有關實施教育教學行為的協議,屬于服務類型的無名合同。不僅具有一定的人身專屬性,同時也具有很強的目的性。

 

下面我們就一件真實案件來看看,審理該類案時法院是否會支持學員要求全額退費的訴求?

 

成績不達標全額退費?

 
劉某勝與廣州市番禺區某教育咨詢服務部教育培訓合同糾紛
 
原告:劉某勝
被告:某教育服務部

 

基本案情:
劉某勝和某教育服務部簽訂了《高考英語黑馬計劃保120分教學協議書》(以下簡稱《協議書》),約定:
……
2.某教育服務部保證劉某某(劉某勝的兒子)的高考成績等于或超過120分,若
達不到120分且分數低于110分,某教育服務部全額退還學費;若達不到120分但分數介于110-119分之間,退還一半學費。若考過130分(含),則劉某勝追加壹萬元給某教育服務部。

 

簽訂合同后,劉某勝向某教育服務部支付了學費20000元。某教育服務部亦提供劉某某培訓的自評表、教學進度統計表、習題等復印件或者打印件,證明其已經盡到了教育的義務。高考后,劉某某分數為98分,未達到雙方約定的分數線以上,故要求某教育服務部退還全部學費以及相應利息。

 

法院裁判結果:
某教育服務部應向劉某勝返還學費20000元及利息。
 

包過”的培訓承諾是否有效?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七條規定,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誠信原則,秉持誠實,恪守承諾。教培機構基于真實意思表示作出了承諾,且內容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承諾合法有效,則教培機構應當恪守承諾,履行約定義務。

 

該教培機構是否應承擔全額退費責任?這個問題是教培機構最關心的,勤勤懇懇,提供場所,安排老師,付出不少培訓成本,最后還得全額退費?

 

實際情況中,教培機構往往會以合同中該承諾條款存在違反公平原則的情形為由,認為法院應將教培機構該部分所付出的勞動考慮在內,而不應判決全額支付。

 

但這些理由最終卻難以得到法官的支持。那么法院是如何看待該承諾條款的設置,以及如何判定其中是否存在違背公平原則情形?

 

首先,我們需要界定什么是公平原則。

 

公平原則是指在民事活動中,民事主體應依據社會公認的公平觀念從事民事活動,以維持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均衡。其主要表現為民事主體參與民事法律關系的機會平等、當事人的關系上利益應均衡合理分配義務、當事人合理地承擔民事責任。

 

上面提到的真實案例中,某教育服務部就曾以雙方的承諾約定違背教育規律,對某教育服務部而言顯失公平為由提起上訴。且看法院如何一一回應該上訴人的抗辯理由。

 

全額退款對機構不公平?

 
一、某教育服務部辯稱

 

依據《合同法》第五條規定,當事人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各方面的權利和義務。公平性原則要求合同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要公平合理,大體均衡,強調一方給付與對方給付之間的等值性,合同上的負擔和風險的合理分配。

 

(一)從權利與義務的對等性、風險的合理分配來看,協議書之約定對某教育服務部來講是顯失公平的。

 

涉案協議書第一條第2款約定,甲方保證乙方學員的高考成績等于或超過120分,若達不到120分且分數低于110分,甲方把全額學費退還給乙方;若達不到120分但分數介于110-119分之間,甲方退還一半的學費給乙方。

 

根據上述約定,乙方成則給錢,不成則一分不交。這是典型的只享受合同利益,不承擔合同風險。對某教育服務部來說是顯失公平的。

 

(二)從給付的等值性來看,對某教育服務部來講也是顯失公平的。

 

在協議書簽訂后,某教育服務部平均每周至少對協議第三人劉某某輔導3個課時,總體輔導時間超過150課時。即使按現在教育市場培訓最低收費每課時200元為標準計算,劉某某培訓費也不低于30000元。在某教育服務部殫精竭慮為劉某某授課輔導情形下,一審法院卻判決要求全額退還學費,無視某教育服務部之勞動付出,這對某教育服務部而言也是顯失公平的。

 

二、法院觀點
 
對于某教育服務部抗辯理由(一):從權利與義務的對等性、風險的合理分配來看,協議書之約定對某教育服務部來講是顯失公平的。

 

法官如是說:

 

一、從認知能力方面來講,某教育服務部作為專業的教育服務機構,相對于接受培訓方,其在專業考試培訓的認知能力方面明顯更高。
 
二、從預判能力方面來講,教培機構對于學生的應試能力、考試結果、成績風險等具備更高的預判能力。
 
三、涉案協議書為某教育服務部提供的格式合同,其具備足夠的時間全面審查合同條款的合理性。也就是說,某教育服務部在簽訂涉案協議前,已對合同風險有認真、全面的考量,本案所出現的情形已在其合理預見范圍之內。

 

在此情況下,某教育服務部仍與劉某勝簽訂涉案協議書,顯然是承諾受此協議書的約束,同意在協議書約定的退款條件成就時,承擔相應的退款責任。

 

并且,合同權利義務的公平性應該從合同約定的全部權利義務綜合考量。涉案協議書明確約定,如果學員考過130分(含),則劉某勝追加10000元給心位教育服務部。在涉案協議履行過程中,當增加付款的條件成就時,劉某勝同樣需向某教育服務部增加支付學費。因此,合同當事人的整體權利義務是平等的。
 
對于某教育服務部抗辯理由(二):從給付的等值性來看,對某教育服務部來講也是顯失公平的。

 

法官如是說:

 

首先,退款義務的履行應當依照合同約定,并不以對方當事人的實際損失為限。
 
協議書所約定的“甲方保證乙方學員的高考成績等于或超過120分,若不達不到120分且分數低于110分,甲方把全額學費退還給乙方;若達不到120分但分數介于110-119分之間,甲方退還一半的學費給乙方”,此為退款條件,當約定的退款條件成就時,某教育服務部所應當履行的退款義務。

 

其次,而劉某勝基于某教育服務部的承諾,出于對其的信任,放棄了與其他教育培訓機構簽訂教育服務合同的機會,將孩子劉某某送至某教育服務部接受培訓,但最終卻未獲得理想的高考成績,其損失又豈是20000元可以衡量的。

 

綜上,本院不予支持。

 

仇律師結語

 
教培機構與學員雙方依法訂立書面合同,就應該受其約束。
 
如果在合同中,教培機構作出承諾條款,則雙方應嚴格按照承諾協議約定履行。一旦學員沒有依約取得相應培訓成果,教培機構應該按照合同約定繼續提供服務或予以相應退款。

 

教育機構與學員在簽署合同時,出于招生、品牌推廣、市場營銷等因素,是可以做出一定的承諾條款,但是,一定要控制好承諾條款的“度”,避免絕對的“不過即退全部學費”等過于絕對的條款。

 

同時,對學員接受培訓的權利和義務也要做出相應的要求,包括:學員是否如實提供其基本報考信息和參加輔導前的原始成績;學員出勤、曠課以及請假的規定;對于機構布置的學習任務完成的考察情況等。

 

其實教育培訓作為一種特殊的消費,較其他的消費來說,不僅需要消費者與教培機構投入金錢,還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最終學員達不到理想的預期成績,是教培機構和學員雙方都不愿見到的局面。

 

所以建議教育機構從業者,簽訂合同作出承諾條款時,只要是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且不違反法律法規,就應當為此承擔相應的責任。切不可為搶奪生源而給自己加重負擔,到頭來只會“自食惡果”。
 
(文章有改動,已經律師團隊審核)
 

咨詢電話:400-966-3511

滬ICP備16034267號-1 Copyright © 2019 院橋教育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彩票中心